姐妹花开      点击:加载中
作者:中华无双
 2010/01/03 發表于性吧
 

  8月的S市,天气正是最炎热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站在大街上忍受着毒辣的 太阳,但在一家大型外资企业门口对面却站着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英俊男子,他 就是我们的主角,24岁的张明。而他站在这里,就是为了他坚持追求了一个月 后才刚刚确立关系的女朋友夏雪。
 
  虽然已经确认了关系,但仅仅是口头上的进步而已,实两人仍未有质上的突 破,因此张明还需要继续保持攻势。
 
  几分钟后,夏雪终于跟几个同事一起走了出来,看到满脸汗珠的张明,不由 露出满意的笑容,“不是叫你不用天天来等我么,这么热的天,万一中暑了怎么 办。”虽然在埋怨,但语气中却听不出一丝不满。
 
  “女人啊,真是心口不一。”一边在心里感慨着,一边赶紧替自己的女友接 过手里的提包。“放心,就是中暑了我也要把你完完整整的送回家。”
 
  夏雪今年23岁,刚刚从大学毕业,凭着自身出色的条件,顺利的进入了这 家外资公司,并获得了一份不菲的薪水。一个月前张明因为工作上的缘故初次结 识了夏雪,随即甩掉了自己的前任女友,开始了新一轮的狩猎。凭借自身的出色 条件以及丰富的经验,终于取得了初步的成功,自从几天前终于得到夏雪首肯后, 开始每天接她回家。
 
  一路无话,两人到了夏雪家,进门后张明才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小雨呢?” 夏雪与自己的妹妹夏雨住在一起,每次两人一起回家,夏母都在家,今天尚是首 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小雨到自己朋友家去了,过两天才回来。”夏雪一边躺在沙发上喘着气, 一边回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明对夏雪早已是垂涎三尺,只是苦无机会。两人刚 刚确认关系没几天,每次送夏雪回家都有个电灯泡在旁边,张明根本没有机会让 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今天总算碰到这天赐良机,若不好好把握,未免太过可惜。 
  “累了吧,我帮你按摩按摩。”张明趁机将手搭在夏雪肩上,慢慢开始揉捏 起来,夏雪已经累了一天,难得有人伺候,也不拒绝,只是闭着双眼,慢慢的享 受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张明已经做好了晚餐,餐桌上还放着两杯 红酒,夏雪也没有客气,两人吃晚饭,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聊着天。 
  张明右手搭在夏雪肩膀上,左手拉着夏雪的左手,细细的感受着女友滑腻的 皮肤。夏雪也是心不在焉,从晚饭开始,她就渐渐感到一丝莫名的燥热,一丝躁 动。虽然张明的手令她有些不安,但看在这几天张明鞍前马后的份上,她也不好 说什么,只能任由张明为所欲为,但心头的烦躁却越来越重,身子也越来越热, 虽然开着空调仍然满身是汗,头脑也有些不太清楚。
 
  这些自然都是张明的功劳,刚才他等夏雪睡着之后,悄悄将准备好的药粉倒 进红酒之中,夏雪睡的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这些都是张明的功劳,照单全收, 此时的她已是即将上钩的鱼儿,再难逃出张明的魔爪。
 
  “既然热了,就把外衣脱了吧。”张明看准时机,不由分说,就替夏雪把外 套脱了下来,夏雪也是在太热,再加上头脑不清,只得任由张明摆布。
 
  夏天本来穿衣就少,脱掉外套之后,夏雪上身就剩下一件小背心和乳罩,饱 满的乳房在原本就单薄的衣服下面更加凸显,裸露在外的皮肤雪白中透着诱人的 粉红,晶莹的汗珠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光彩,显得更加迷人。
 
  张明看着眼前动人的景象,几乎要把持不住,好在他也算经验丰富,知道现 在是靠着药效,否则夏雪绝对不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
 
  张明凑过去,趁着夏雪不注意,重重的吻在夏雪因为干燥而格外鲜艳的嘴唇 上。这还是他第一次亲吻夏雪,一想到这儿,一直以来以美女杀手自居的张明心 里不由得苦笑。不过也正是夏雪这样罕见的矜持,才会令他如此的在意吧。 
  双唇一触,夏雪像是受到惊吓般,头下意识地向后一仰,眼睛也睁得大大, 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明。张明却不管不顾,双手捧着夏雪的脸蛋,让她无从躲避, 再度吻上樱唇,舌尖柔柔挑逗着,撬开贝齿,游入口腔。夏雪发出“唔、唔”的 低吟,像是抗拒,香舌却是不由自主地被张明牵引,和男人做着激烈的热吻。 
  一边亲吻着身下的美女,张明的双手也没有丝毫的停顿,趁机从背心的下摆 摸进去,将夏雪乳罩的扣子打开,慢慢的将乳罩取了下来。而此时已经意乱情迷 的夏雪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陶醉的与张明痛吻。
 
  解下乳罩后,张明掀起夏雪的背心,一对饱满挺拔,弹性十足的乳房再没有 束缚,骄傲的挺立在空气中,粉红的乳头是如此的娇嫩,令多年来纵横花丛的张 明也一时呆住。夏雪却“嗯”的一声,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似乎张明的无所作为 很是不满。
 
  佳人有求,张明又岂能不从,探过头去,一口叼住左乳乳峰上小巧可爱的小 葡萄,用舌头细细品味,不是用牙齿轻轻啃噬,同时腾出一只手来,由轻到重的 揉搓着右乳丰腴的乳肉。
 
  “快,快,快呀。”在张明熟练地挑逗技巧之下,夏雪更加疯狂,双腿夹住 张明的腰部,用力的摩擦着,下身传来的空虚更是让她无所适从,只能不知所云 的呼喊着。
 
  眼见时机已到,原本搭在夏雪背上的左手立刻滑了下去,从夏雪的裙摆下面 伸过去,将夏雪早已湿透的小内裤拉了下来,将手覆盖在夏雪从未被人侵犯的花 房上,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两瓣湿润的小肉芽,温热的液体不断地从中流出,湿 润着即将到来的客人。然后张明伸出食指,慢慢的滑了进去,刚一进去,四周的 嫩肉就立刻挤压,企图将这不速之客赶出去。
 
  “啊,好疼啊。”夏雪也感到了下身的刺痛,皱起了眉头。
 
  “没事,我的小宝贝。”张明一边安慰着不知所措的夏雪,一边重新堵住了 夏雪的小嘴,另一只手则上下游走,安慰着怀中的猎物。
 
  在张明的安抚下,夏雪渐渐适应了张明的侵犯,细窄的阴道也渐渐适应了入 侵的手指。张明继续探进,终于触摸到了那象征女子贞洁的处女膜。“果然是第 一次啊。”张明暗自得意着。
 
  眼见夏雪已是无处逃匿,张明也不着急,毕竟这样的美食要慢慢品尝。用力 抱起还在兀自呻吟的夏雪,走进卧室,将怀中的美女扔到床上。
 
  此时的夏雪已经是上身赤裸,皮肤潮红,双手无意识的揉搓着自己的美乳和 阴部,身子蜷缩成一团,原本就浑圆丰满的臀部更显诱人。
 
  仔细的欣赏了一会美女欲求不满的诱人景象,张明只觉得浑身发热,胯下的 凶器早已临阵待发。
 
  再也按捺不住的张明迅速的脱下衣服,然后走到夏雪身边,将 碍事的内裤 和裙子一起褪下,然后将夏雪挺拔修长的双腿抬起来,搭在自己肩上,双手握住 饱满坚挺的乳房,将自己的阳具顶在夏雪的阴部,慢慢的挤了进去,稍稍进去一 点,就已经被狭窄的阴道拦住,再难寸进。但张明显然不会就这样满足,他深吸 一口气,然后屁股猛地用力一顶,坚硬的龟头瞬间突破了脆弱的防线,直抵花房 最深处,而身下夏雪则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用力的扭动着,企图摆脱张明的侵犯。 
  考虑到以后的性福生活,张明并没有继续用强,而是俯下身,不断地亲吻着 夏雪的嘴唇,脸颊,脖颈和胸部,双手不断地抚摸着夏雪光滑的肌肤,在张明的 安抚下,夏雪渐渐恢复了平静,接着又开始感到下身难耐,雪白丰满的屁股又开 始了扭动,阴道也开始不断地收缩,似乎在欢迎刚才的入侵者进一步的侵犯。 
  原本强行忍耐,被狭小的秘道挤压的分身早已是欲火高涨,现在这一番刺激 之后,张明更是再难忍耐,稍稍向后一退,又将沾满鲜血和花蜜的分身慢慢的顶 了进去。
 
  “等,等一下,还有些疼啊。”刚刚破身的阴道内,还残留着处女膜的残片 和殷红的血迹,被张明这样一顶,夏雪又再度呼痛。可惜张明已不再打算给夏雪 时间继续适应,稍一停顿,又再度将阳具拔出,只留半个龟头在外面,然后又狠 狠地冲了进去。
 
  “不要啊!”新破花蕾如何经得起这样的蹂虐,身下的美女再度发出一声惨 叫,双手用力的推着身上的男人,企图将他赶走,可惜较弱的她又岂是张明的对 手,而这样的反抗更是增加了张明的乐趣,大概每个男人面对这样的情景都会做 出和他一样的举吧。
 
  张明用力的抽插着没有丝毫的停顿,双手握着夏雪的乳房,目光注视着两人 的交合之处,看着分身的进出,处女破身后留下的斑斑血迹,张明只觉得心中似 乎有一种暴怒,驱使着他尽力去摧残胯下这可怜的美女。
 
  “救命啊,我不要了!”随着张明动作的进一步加快,夏雪只觉得下体似乎 要被撕成两半,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快感,而此时她的惨叫,在张明耳中似乎是一 种仙乐,鼓励他进一步侵犯者凄美的女子,原本想要留给夏雪一个美丽初夜的想 法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在夏雪的惨叫声张明沉重的喘气声以及两人结合处的撞击声中,张明渐渐感 到了喷射的欲望,松开握住一对美乳的手,捧起夏雪充满弹性的臀部,玩命的抽 插着,终于,背部一麻,黄浊的浓精喷薄而出,重重的打在刚刚被蹂虐的子宫深 处。
 
  一时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二人沉重的呼吸声和夏雪不时的哭泣。
 
  张明心知药效即将过去,如果夏雪此时醒来,必然对自己大为反感。因此稍 一休息,又来到餐厅,将还没有喝完的红酒端了过来,含住一口在嘴里,并不咽 下,而是慢慢的渡给夏雪。然后静静地站在一旁,欣赏着这个刚刚被自己玩弄的 美女。
 
  此时的夏雪,长发凌乱,眼角的泪痕仍然清晰可见,虽然目光有些呆滞,但 楚楚动人的忧郁神情仍足以令任何男人为之动容。一对原本雪白的双峰,此时已 是布满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却又异常的慑人魂魄。一对修长的美腿分开着, 再也遮不住原本神秘的花园。沾满着血迹和精液的肉唇仍然未能合拢,在空气中 微微颤抖,似乎在诉说刚才的痛楚。
 
  在药效的推动下,原本已不堪摧残的夏雪又再度燥热起来,双手又开始抚摸 自己的身体,已经发泄了一次的张明这次并没有乱来,先是躺在夏雪旁边,含住 夏雪的耳垂,轻轻的啃噬着,不时的向里面吹一口气。
 
  “嗯,不要,好痒啊。”夏雪无意识的反抗者。这里是许多女人的敏感点, 夏雪显然也不例外。虽然嘴里说着不要,身子却侧过来,搂住张明的脖子,小嘴 主动地递过来,想张明索吻。两人嘴唇刚一接触,已经迫不及待的香舌就已经伸 了过去,主动地探索着,与张明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张明一边亲吻着主动送上门来的美女,一边揉搓着夏雪弹性惊人的臀部,刚 才他就发现夏雪的臀部不但形状完美,弹性更是罕有的惊人,自己虽然也有过不 少床伴和女友,但这样的屁股还是第一次见到。刚才忙于泻火,没有好好体味, 此时将两瓣臀肉握在手中,更是清晰地感到其中的弹性。
 
  把玩了一会儿令人难舍的美臀,张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想要让身下的 美女忽视刚才自己的疯狂,就必须让她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食髓知味后,相信 夏雪更是离不开自己。起身将夏雪压在身下,让她跪在床上,细细的亲吻了一会 儿光滑细嫩的背部,张明将自己再度雄起的凶器又缓缓的送入到尚未完全闭合的 花径中。
 
  “嗯,疼,慢点。”虽然药效已经发挥,但毕竟刚刚被张明的分身狠狠地蹂 虐过,伤口还没有愈合,面对再次的侵犯,还是不由得痛楚难耐。张明这次并没 有轻举冒进,只是安静的感受着花房的蠕动,好让夏雪逐渐的适应入侵的凶器。 虽然没有动作,但仅仅是新瓜初破,紧密依旧的阴道和不由自主不断挤压的美肉, 就已经令张明感到阵阵的舒畅。同时上下其手,不停的揉搓着丰腴的乳房和光滑 的肌肤,从下到上,逐步亲吻着夏雪教内乳头,脖颈,耳垂,脸颊,最终来到了 夏雪娇艳的嘴唇上,两人互相亲吻着,空气中弥漫着淫靡之气。
 
  很快,在张明的特意挑逗之下,“嗯,啊,快,快来啊。”夏雪暂时忘记了 下体传来的不适和痛楚,修长的双腿重新缠绕在张明的腰上,双手也紧紧地抱住 张明,不断地摸索着。
 
  “啊,轻点,轻点啊”眼看夏雪渐入佳境,张明开始小幅度的抽插阳具,好 让身下的美女能够逐渐适应。可惜夏雪毕竟伤势未愈,即使张明的动作已经轻了 很多,仍然令夏雪痛楚不已。
 
  “没事儿的,宝贝儿,很快就好了。”张明一边缓慢的抽动着分身,一边加 紧挑逗着夏雪的敏感点。
 
  在张明的不懈努力之下,夏雪逐渐的忘却了痛楚,而越来越汹涌的性欲开始 逐渐替代了其他的感觉,在她的眼中,只剩下这个正在给予自己快感的男人,雪 白的大屁股也开始主动地前挺,方便身上的男人更加深入的侵犯自己美丽的身体, 而一对玉兔则随着张明的侵犯不断地颤抖,由于下垂的原因显得格外的饱满。 
  “快,快点,用力,用力,啊!”两人互相耸动着下体,经过十几分钟的激 战,夏雪的身体突然绷直,双腿紧紧地盘在张明腰上,双手死命的抓着张明的肩 膀,头用力的向上仰起,连呼吸也一时间停止了。然后失神的躺倒在床上,急促 的喘着气,手脚也无力的瘫软下来,唯有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而不断地颤抖 着,光滑的肌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汗珠,原本洁白的肌肤透着诱人的红艳。
 
  而在她身上的张明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浪从子宫深处喷射而出,重重的击打 在依旧坚挺的分身之上,正在奋力耕耘的张明只觉得一个激灵,几乎要按难不住, 稍作休息之后,又开始再度奋战。“啊!”随着一声长叹,用力的抽插了上百下 后的张明终于再也按捺不住,狠狠地抓住夏雪丰满的翘臀,用力的将分身顶进子 宫深处,随即,滚烫的阳精也随之射进花房最深处。原本已经无力的躺倒在床上 的夏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一震,随即又躺倒在床上。张明也终于没有了力气, 重重的压在夏雪的背上,慢慢的亲吻着夏雪的脖颈,两人一起逐渐进入梦乡。 
  早上八点钟,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卧室的床上,依旧沉浸在梦想中的 张明,右臂上枕着缩成一团的夏雪,左手仍然捏着夏雪粉红的葡萄。过了一会儿, 翻了个身,又将左臂臂搭在了夏雪的脖子上,夏雪一声闷哼,接着浑身一颤,开 始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时间一长,夏雪的眉毛就皱了起来,就好像在做噩梦一 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愣了几秒钟,然后猛地坐了起来。
 
  “你,你怎么在这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语无伦次的夏雪看着同样 赤身裸体的张明和自己淤痕点点的身体还有布满血迹和精液痕迹的阴部,顿时痛 哭起来。
 
  张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握住夏雪的双手,故作糊涂的说:“昨 天的事情,你都忘了?”原本还在不停地抽泣的夏雪顿时愣住。她虽然昨天是身 不由己,但发生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只是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主动, 所以潜意识里不敢相信罢了,此时听张明这么一说,知道自己不过是自欺欺人罢 了。想到这里,夏雪再也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怎么会这样啊!”
 
  眼见夏雪如此,张明自是不会怠慢,趁机搂住夏雪,一边安慰,一边承诺, 六神无主的夏雪见事已至此,也只能顺其自然。
 
  两人就这样相拥而坐,夏雪只是呆呆的听着张明在自己耳边的甜言蜜语,而 张明看着眼前美女万般凄楚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下身不由自主,再次坚挺起来, 正好顶在夏雪的臀沟上,双手也开始不再安分守己,悄悄握住夏雪洁白的乳房, 把玩着逐渐坚硬的葡萄。
 
  夏雪原本只是在呆坐着,但张明的双手不停地揉搓着她平日里引以为豪的丰 乳,火热的阳具则有意无意的顶在敏感的阴部,由不得她不注意,渐渐地两人身 体都开始变得火热,呼吸也重新变得沉重起来。张明不再说话,而是探过头,吻 住夏雪娇艳的双唇。
 
  “算了,已经这样了,一切就顺其自然吧。”夏雪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乖乖 的张开嘴,任凭张明将自己的丁香小舌吸走。放开一切的夏雪,在张明的刻意引 导之下,逐渐由一味的被动接受变为主动索取,想起昨天的疯狂和高潮来临时欲 仙欲死的感觉,下身不由一阵瘙痒,双腿开始不断地摩擦着。
 
  眼见夏雪逐渐上道,张明的动作也逐渐大胆起来,不再一味的把玩夏雪的双 乳。左手捏住夏雪那令自己难以忘怀的美臀,体味着那惊人的弹性,右手则探进 逐渐变得湿润的花径,感受着昨天还没有清理干净的残片,以及不断挤压着自己 手指的嫩肉,缓缓地进出。
 
  夏雪虽然稍感疼痛,但并没有阻止张明,毕竟自己也已经被张明逐渐挑出欲 火,再加上自己也想重新体味一下昨天那美妙的感觉,所以不但没有出言阻止, 反而张开双腿,尽力方便张明的把玩。
 
  随着手指进出的频率,力量和深度的加大,阴部的花蜜也开始逐渐的增多, 进一步方便了张明的侵入,四溅的阴精随着手指的进出,不断地湿润着下面的床 单。
 
  “啊,快,快啊。”随着时间的推移,夏雪原本压抑的喉咙终于传出动人的 呻吟声,心中暗喜的张明明白,夏雪依然开始臣服,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让夏 雪在清醒的意识下,重新体味一下那难忘的感觉。想到这里,进出的手指由一根 变成两根,进出的速度更加迅速。
 
  “啊,来了,不要啊”随着一声不名所以的叫声,一股灼热的阴精从子宫深 处激射而出,击打在仍然积极进出的手指上。
 
  随即,张明把还在体味余韵的夏雪放倒在床上,将坚挺的凶器缓缓插入仍然 湿润滑腻的下体,稍稍让身下的美女适应了一下,就开始逐渐的抽动起来。 
  “恩……嗯……啊……快……快点……”随着张明的努力,夏雪又再度激动 起来,已经食髓知味的她正期待着张明给她以新的惊喜。
 
  “乖,手抱着我,屁股动一下。”在张明的指导下,夏雪开始主动地迎合着 身上的男人,而这给两人都带来了更大的愉悦。随着小张明的进进出出,浑浊在 一起的液体不断地向外流出,二人身下的床单早已被打湿。
 
  卧室里除了肉体撞击的声音,就只剩下夏雪的呻吟声和张明沉重的呼吸声。 “啊!”随着一声长长地叹息,两人同时倒在了床上,一动不动的体味着刚才的 余韵。
 
  随着二人的关系获得了突破性进展,两人更加如胶似漆,由于夏雪与还在上 学的妹妹夏雨住在一起,张明也与家里人住在一起,张明更多的与夏雪在外面开 房。
 
  这天是星期六,还在上学的夏雪今天正好补课,早上8点多,夏雨刚走不久, 张明就迫不及待的赶到夏雪家。刚一进门,两人就迫不及待的抱在一起,激烈的 亲吻着对方。
 
  已是轻车熟路的夏雪一边与爱人不停地亲热,一边将张明的衣服一件件褪了 下来。正要解下自己的衣服,张明却一把将夏雪摁住,双手反剪在后,身子压在 桌子上,将睡的下摆撩起,内裤向下一扯,轻车熟路的顶进夏雪火热的下体。 
  “哎,你怎么老是这样啊,快进屋去,万一等会儿有人来了怎么办?”夏雪 一边小声的抱怨着,一边无力的挣扎着,企图挣脱张明。
 
  这些天在张明的调教之下,夏雪了解和尝试了许多以前自己从未敢想的羞人 姿势,但她还是坚持在床上做爱,每次也都会把衣服脱光。像这样在客厅里胡闹, 虽然听张明说过,却始终有所抵触,没想到今天张明居然直接用强。
 
  无谓的的挣扎了几下后,夏雪也不再反抗,双手支撑着身体老老实实的享受 着身后男人的侵犯。
 
  经过这几天的开发,夏雪已经完全适应了张明的凶器,虽然对许多姿势表面 上还有所抵触,但每次完事之后细细回想,总会忍不住想要再尝试一次。“难道 我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一边胡思乱想,身体已经开始主动地配合着身后男 人的进攻。
 
  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已经配合的如鱼得水,很快,原本稍显干燥的阴 道迅速的湿润起来,多余的液体随着阳具的抽插,沿着洁白的大腿不断地下流。 由于刚刚起床,除了一件睡衣,夏雪就穿了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连乳罩都没有 带,大大方便了张明。
 
  眼见夏雪已不再反抗,张明腾出双手,握住已经坚挺的乳房重重的揉搓着, 敏感的乳头迅速的坚硬起来,接着被张明含在口中,用舌头不断地拨弄着,乌黑 的长发被汗水打湿,顺着脖颈垂下。两人激烈的交战持续了半个小时,终于,夏 雪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身子紧紧地绷住,头用力的后仰,火热的花蜜从花径深 处喷射而出,击打在坚硬的龟头上,然后从二人的结合处慢慢流出。
 
  被夏雪的阴精一击,张明原本就已经接近临界的肉棒更加难耐,死命的撞击 了几十下,立刻抽了出来,用力将夏雪的脑袋搬过来,捏开夏雪红艳的嘴唇,将 挺直的阳具用力的顶到夏雪的喉咙深处,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夏雪就感到一股浓稠 的精华从张明的龟头中喷射而出。虽然张明动作迅速,但胯下的美女娇哼一声, 仍然轻松地含住了男人 的肉棒,从中喷射而出的精华一丝也没有浪费,全部被 她咽了下去。 伴着夏雪饥渴的吞咽声,张明满意地从她的樱唇里抽出自己硕大 的肉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阳具与樱唇之间。
 
  自从第一次之后,每次夏雪都要张明戴上安全套,否则就不让他满意,无奈 之下张明连骗带哄,软硬兼施,总算在半推半就之下令夏雪习惯了用嘴解决战斗。 
  “唔,满意了?还不下来。”夏雪略带幽怨的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刚要 整理衣服,却被张明拦腰抱起,大步向书房走去。
 
  “诶,你干嘛,怎么跑这儿来了?卧室在那边。”夏雪急忙挣扎,可惜刚刚 才高潮了一次的她现在还是手脚酸软,怎会是张明的对手。已经对张明的喜好有 所了解的夏雪只得叹口气,任凭他胡作非为。
 
  来到书房,张明让夏雪趴在书桌之上,原本还穿在身上的睡衣半途中已被拿 了下来,赤裸的胴体无力的瘫倒在宽大的书桌上,自己引以为豪的翘臀随着呼吸 慢慢的抖动着,刺激着身后早已红眼的男人。
 
  “啊,你干什么,快拿开。”夏雪突然感到张明的火热抵到了自己娇嫩的菊 花上。
 
  这段时间在张明的教导下,夏雪的眼界早已今非昔比,自然知道肛交这回事, 实际上张明就曾经想要夺取她身上这最后一块处女地,只是碍于她坚决反对,才 悻悻作罢,没想到张明今天竟然趁着自己不注意,想要用强。
 
  “不要啊,快拿开,我帮你用嘴。”对此一直心有抵触的夏雪用力的摇摆着 腰肢,同时恳求着张明,希望他能放过自己。
 
  “乖,没事的,等会儿你就知道这有多棒的。”可惜张明今天已是下定决心, 根本不顾夏雪的恳求,一边在夏雪耳边诱惑着,一边耐心的等待着夏雪力竭的一 刻,同时给自己戴上了特意准备的安全套。
 
  终于,原本就身体娇弱的夏雪渐渐地平息下来,看准时机的张明趁机向后一 退,对准夏雪诱人的雏菊,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不要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夏雪再度开始用力的挣扎起来,男人火 热的阳具就像一根铁柱,似乎将她娇嫩的身体一分为二,原本就狭小的直肠面对 凶猛的入侵者奋起反抗,企图将敌人赶走,殊不知这样的刺激,令张明更加兴奋, 恍惚中又感受到当日强暴夏雪时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令张明更加难以自拔,在夏 雪的惨叫声中,更是用力的侵犯者夏雪娇嫩的肠道,丝丝鲜血随着肉棒无情的进 出渐渐流出。
 
  面对张明无可抵挡的攻势,夏雪只得放弃反抗,乖乖的任凭身后的男人肆意 蹂躏自己引以为傲的丰臀。眼看夏雪已经认命,张明也渐渐冷静下来,将动作逐 渐放缓,而肉棒在夏雪的配合之下,也得以能够入侵到更深处。销魂的后庭紧紧 地挤压着自己的肉棒,远较小穴有力的蠕动另张明舒畅的几乎要大喊起来。 
  随着张明坚持不懈的耕耘,原本只觉得自己几乎要痛死的夏雪也渐渐感到了 一种异样的快感,随着张明的火热不断地进出自己的直肠,痛楚逐渐消退,而快 感渐渐令她沉醉其中,雪白的大屁股随着张明的动作也开始主动地迎合。
 
  “啊,快,快给我!快啊……”夏雪抛开一切,疯狂的叫喊着,丰满的臀部 用力的扭动,感受着体内那根火热的阳具。 雪白的双丸随着男人的撞击不停地 摇摆着,双腿也被张明拦腰抱起,方便肉棒的进出。
 
  “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在张明快而有力的进攻之下,夏雪终于体会 到肛交的快乐,娇嫩的身体猛地绷直,花房深处一股温热的液体随之流出。 
  张明感受到身下的女人已经瘫软无力,但娇美的菊花仍然忠诚的挤压着张明 的火热,越来越紧凑的后庭令他再也忍受不住,阳根用力一顶,火热的精华随之 灌入夏雪的菊花深处。
 
  “好,好棒啊……”张明颤抖着,满意的趴在夏雪洁白的背上,用尚未完全 疲软的阳具,感受着夏雪仍然在蠕动的肠道。
 
  “混蛋,你个混蛋……诶,你又干什么,让我歇会儿。”夏雪无力的呻吟着, 修长的双腿却以被张明重新抱起,再度坚挺的肉棒这次又插入夏雪尚未干透的的 小穴,两人随即陷入新一轮的战斗,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又再度充满了整个 书房。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门外,一个心情激荡的旁观者已是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雨今天本来有课要上,但走到学校后才知道今天老师临时有事,补课取消。 无奈之下只得回家。可打开门一看,却发现客厅里男女衣服扔了一地,而书房中 却传来自己姐姐熟悉而陌生的叫喊声,似乎痛楚中透着难以言语的快乐。夏雨虽 然还在上高中,但对于男女之事的了解比起此前的夏雪还要强出不少,但以前也 只是一个人偷偷在电脑上学习一二,还未曾真正的尝试过。更何况这次在书房里 纵情欢爱两个人,一个是自己血浓于水的姐姐,另一个则是在自己心中有着特殊 地位的男人。鬼使神差之下,夏雨来到了书房门口,透过门缝悄悄地偷看着里面 忘我的二人。
 
  自从第一次见到张明,夏雨就再也无法忘记这个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虽然明 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每次张明送姐姐回家,夏雨就忍不住提前赶回,好跟这个令 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近距离的接触。可是这样并未能让夏雨逐渐淡忘张明,反而 越陷越深。此时亲眼看着自己最亲的姐姐忘情的在张明身下扭动着,呻吟着,夏 雨只觉得一阵心酸,但同时,看着眼前的男女疯狂的运动,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 抖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而急促,即使没有用手,她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瘙 痒难耐的下体逐渐变得湿润起来,早上刚换的内裤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湿透。看着 自己唯一的姐姐正在自己有生以来第一个动心的男人身下欲仙欲死的挣扎着,迎 合着,呻吟着,夏雨脑袋中已经一片空白,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住自己引以 为豪的乳房,缓缓地揉捏着,右手更是褪下内裤,按住已经滑腻不堪的花蕾,慢 慢的揉搓,双腿也已无力支撑自己敏感的身体,靠着墙坐倒在地上。或许是错觉, 夏雨只觉得自己轻而易举的达到了高潮,但她非但没有感到满足,反而更加的心 酸和空虚。手指机械的抽动着,渐渐停了下来,不知所措偶的靠在墙上,晶莹的 泪珠从眼角缓缓地流了出来。
 
  书房里,夏雪已经沉沉睡去,张明却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声,刚走出书 房,就如遭雷击,愣在原地。只见夏雨衣衫半解,雪白的小内裤已经被褪到大腿 上,上身的衬衫被解开,乳罩也已经松开,无力的搭在胸前,粉红的乳头已是隐 约可现,更不用说雪白的耀眼,随着抽泣声微微颤抖的乳肉。夏雨也已注意到张 明,但头脑一片空白的她只是呆呆地注视着眼前令自己心碎的男人,身子一动未 动。两人就这样互相注视着对方,火热的情欲毫不掩饰的从眼中流露,不需要任 何语言,二人已经默契的抱在一起,无声的亲吻着对方。
 
  相互纠缠了几分钟后,两人才结束了热吻。张明对于夏雨的心思也早就心知 肚明,但他也明白贪心不足的道理,所以平日里有意克制,但此时两人已是箭在 弦上,张明也已丧失了最后的理智,抱起夏雨就来到了卧室。
 
  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夏雨配合的让张明将自己的衣服除去,任凭他肆意的 欣赏着自己另不知多少同学和老师着迷的胴体。夏雨的乳房比夏雪要娇小一些, 但乳晕确是同样的粉红色,阴部的毛发也较夏雪稀疏,手淫留下的痕迹仍然历历 在目。
 
  在张明的注视之下,夏雨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下体的空虚也越来越 强烈,小屁股开始不安的扭动着,双腿则夹住男人的腰肢,不断地摩擦。
 
  “姐夫,我要。”随着一声细不可闻的娇哼,夏雨已是羞得满脸红晕。而身 上的张明再也按捺不住,捧起充满弹性的雪臀,将自己已经涨得发紫的凶器抵到 花径的入口处,稍一用力,就已经滑了进去。
 
  “嗯,疼。”虽然早已滑腻不堪,但未经开发的阴道何其紧凑,入侵的敌人 又是罕有地粗大,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夏雨还是忍不住低声呼痛。 
  相比夏雪的古典文静,夏雨给人更多的是怜惜之感。面对这对自己痴心一片 的美处女,张明也不忍心让她留下阴影,随即停下身来,双手游走上下,尽力挑 起夏雨的欲火,同时含住娇嫩的唇瓣,吸起美女柔软的舌头。
 
  在张明的抚弄之下,夏雨绷直的身体渐渐松软,原本因为紧张而逐渐干燥的 阴道也重新变得湿润起来。
 
  “姐夫,来吧。”已经从身体到精神做好充分准备的夏雪低声说道,已经布 满红晕的双颊似乎也变得更加鲜艳。
 
  “别怕,姐夫会很轻的,不会很痛,忍一下就过去了。”一边安慰着身下忐 忑不安的小美人,张明将粗壮的肉棒悄悄向后移开一段距离,然后猛地向前一顶, 轻易地突破了女孩脆弱的防线。
 
  “姐夫,疼。”夏雨低声的说着,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挤出,梨花带雨,楚 楚可怜的神情足以让石人为之动容。
 
  “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一边安慰着胯下刚刚由女孩到女人转变的夏雨, 一边用手把玩着弹性十足的乳房,敏感的乳头在男人的手指间早已坚硬。略显青 涩的小屁股被另一只手或轻或重的捏着,脸颊,额头,耳垂,双唇,脖颈和锁骨 上到处都是男人的吻痕和唾液。
 
  眼见夏雨已经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关,张明也不再安于现状,慢慢开始耸 动身体。
 
  “啊,轻点,再轻点。”毕竟是刚刚破身的少女,面对体内稍有异动的阳具, 就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张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保持着原有的速度,慢慢感受着花径中的处女膜残 片残片被自己的龟头逐步粉碎。同时加紧抚爱着身下的美少女,双手则插到大腿 下面,捏住结实的臀肉,同时将头埋在夏雨坚挺的双峰间,感受着已经变得结实 浑圆的双乳。
 
  “啊,快,快啊,姐夫。”很快,身下的小美人就已经忽略了下身的些许痛 楚,转而被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所取代。眼见夏雨已经逐步适应了自己的征伐,张 明开始渐渐加速, 伴随着肉棒的进出,沾着鲜血的花液也从中流了出来,湿润 了洁白的床单。
 
  比起姐姐夏雪,夏雨更加迅速的适应了张明的凶器,很快就进入角色,甚至 不需要张明指点,就已经配合的十分出色,这当然与她平日里的“学习”密不可 分,毕竟虽然是姐妹俩,但在这方面已经颇有代沟了。
 
  看着身下的小美人如此上道,张明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满意,身下的阳具进出 的频率也逐步加速到最快,伴随着二人撞击,混在一起的阴精和精液参杂着少许 的血迹,从二人结合处飞溅而出,显示出二人的激烈战况。
 
  张明只觉得夏雨的阴道较之其姐更加狭窄,不断蠕动的肉壁挤压着奋力前进 的肉棒,虽然有足够的润滑,但仍然难以轻易前进,但这也给张明带来了更大的 快感,硕大的龟头更是次次直抵最深处的花蕊,让身下的少女畅快的死去活来, 双手死死地搂住张明的后脑,似乎想要将他摁入自己体内。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随着一声长长地叹息,夏雨的身体僵硬的绷直, 火热的花蜜从子宫深处喷出,直接打在敏感的龟头上,原本已经到达临界的张明 浑身一颤,黄浊的阳精也从中肉棒中喷射而出,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刚刚在姐姐身体里得到满足,现在又给同样美貌的小姨子破身,这样美好的 生活简直像做梦一样。不过张明心知夏雪就在隔壁,这样的感觉虽然刺激,但也 令他如芒刺在背,刚刚发泄完,两人就急忙收拾衣服,同时换了床单,趁着夏雪 还没有醒来,将一切都收拾好。一无所知的夏雪醒来时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她 根本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妹妹就在自己的隔壁失身与自己的男朋友。
 
  晚上,趁着夏雪去洗澡,夏雨和张明又依偎在一起,“小雨,我是你的姐夫, 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没关系,我只要你在我上大学之前,多找点时间陪陪我,行吗,姐夫?” 
  “当然了,小姨子有命,姐夫怎敢不从啊。我们现在就来一次吧。”“哎, 姐姐就在里面呢,会被发现的。”
 
  “没关系,我保证很快……”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编辑 ]

上一篇:色戒1-6 下一篇:“玉树”之轮回
评论加载中..